會員招募1000_80 (3)

王瑞鴻:公共危機應急體系中的社會工作介入

2021-01-04 10:26   中國社會工作雜誌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公共危機治理中的應急服務體系包括事前預防、事中干預、事後評估等複雜而精細的應對,不僅要求社會工作等專業組織做好常規人才儲備,更要求學界深入研究,儘早提煉出符合中國國情、最大限度維護公民權利、保障社會公正的公共危機應急體系理論。

假如時光回溯十年左右,不難發現,公共危機應急體系當時還是一個不常提及的概念,社會工作對於普通大眾來説也更為陌生,公共危機應急體系中的社會工作介入則更是一個比較新鮮的話題。

彈指十年,在現實倒逼和理論引導下,我國公共危機應急體系中的社會工作介入已取得長足進步。200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正式頒佈實施,2008年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將公共危機應急體系中的社會工作干預大大向前推進了一步。2018年應急管理部正式成立,標誌着我國應急管理體系從政策制定到政府實施的一次重大突破。近年來,廣東、上海等多地在重大公共危機事件應對中也有意識地加入了社會工作專業力量。2016年,廣東省民政廳還委託廣東省社會工作師聯合會組建了該省首個公共危機社會工作服務隊。與此同時,實務界也加大了對於公共危機應急體系中社會工作介入的研究,取得了較為豐碩的理論成果。

儘管公共危機應急體系中的社會工作干預從政策到實務再到理論都取得了顯著成就,但如果立足於“十四五”規劃建議的指導思想來看,公共危機應急體系中的社會工作介入還需要進一步充實、創新、突破和完善。

在“十四五”規劃建議中,“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目標中的“國家治理效能得到新提升”部分明確,“防範化解重大風險體制機制不斷健全,突發公共事件應急能力顯著增強,自然災害防禦水平明顯提升”。在“保障人民生命安全”部分提出“完善國家應急管理體系……提高防災、減災、抗災、救災能力”。“十四五”時期我國將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公共危機應急體系以及社會工作的干預都必須因應時代變化,轉變發展理念,創新發展模式,提升發展效能。

學界在談論公共危機時常常把公共危機區分為傳統與現代兩種形式。傳統的公共危機偏重於自然災害,其特徵主要表現為種類的單一性、輻射的地方性、後果的確定性;現代公共危機更多立足於社會危機,其特徵主要表現為種類的多樣性、輻射的全球性、後果的不確定性。在具體應對方式上,傳統的公共危機對應的是傳統的國家管理模式;現代公共危機對應現代的國家治理模式,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具體體現。這是我們思考“十四五”期間進一步深化和完善公共危機應急體系中社會工作介入的主要邏輯框架。這也進一步提醒我們在突發事件應對法的常規管理和應急管理部的日常實踐中,應在立足於自然災害管理的同時進一步加大對社會災害的關注,包括社會工作等社會力量的引入。

“十四五”規劃建議的指導思想中首先強調的就是依法治國。這也應該是我們思考公共危機應急體系中社會工作介入的首要出發點。儘管我國出台了突發事件應對法,但在法律條文中並未涉及社會工作的依法介入,公共危機應急體系的介入力量還是集中於政府和企事業單位乃至村(居)委會等傳統力量,對於社會組織的介入鮮有提及。這是在“十四五”期間需要進一步強化和完善的。立法才能夠真正賦予社會工作等專業社會組織介入公共危機應急體系的合法權利,避免因人而異、因地而異、因時而異、因事而異。

除了立法,“十四五”規劃建議非常強調加強和創新社會治理,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體系,實現政府治理同社會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現代公共危機的特點也決定了不可能依靠政府單一力量應對,而應該進一步發揮社會組織等第三方專業力量作為有力補充。十四五期間, 應進一步思考在公共危機應急體系中如何更好地結合現代政府多元共治的理念,真正牢固樹立社會工作等專業社會組織和民間志願者等社會力量共同參與公共危機治理中的應急服務這一現代意識。

公共危機治理中的應急服務體系包括事前預防、事中干預、事後評估等複雜而精細的應對,不僅要求社會工作等專業組織做好常規人才儲備,更要求學界深入研究,儘早提煉出符合中國國情、最大限度維護公民權利、保障社會公正的公共危機應急體系理論。

(作者系華東理工大學社會工作系副教授)


  • 微博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