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具有首都特點的社會組織精準扶貧之路

伍 欣 2020-12-21 10:09   中國社會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北京市引導動員社會組織參與對口扶貧支援工作,成效顯著。北京的實踐,給人印象最深的是“結構”在集結社會力量精準扶貧中的作用。正是結構性的力量,讓社會組織能充分凝聚資源、整合力量,發揮出規模效應,勁兒往一處使,成功助力對口支援地區脱貧。

按照中央部署,北京扶貧支援地區包括河北、內蒙古、西藏、新疆、青海、河南、湖北7省(自治區)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90個貧困縣級地區,它們多處於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和實施特殊政策區域,脱貧任務艱鉅。

在持續推進的扶貧支援工作中,北京市各級各類社會組織踴躍參與、積極行動,作出了自己應有的貢獻。正如北京市委社會工委書記、北京市民政局局長李萬鈞所説的那樣,北京市委社會工委、市民政局把引導和動員社會組織參與脱貧攻堅作為重要政治責任,加強領導、科學謀劃,呈現了政府、社會、企業協同配合的良好態勢。

北京社會組織參與扶貧支援工作,在實踐中形成了具有首都特點的做法和經驗。            

社會組織聯合黨委有效凝聚資源和力量

近年來,北京市着力推進行業協會商會綜合黨委社會組織聯合黨委工作,按行業、類別、領域組建了52家社會組織聯合黨委。聯合黨委成為社會組織參與脱貧攻堅的組織動員中心,有力動員和支持所屬社會組織、廣大黨員積極參與脱貧攻堅。今年5月,北京市行業協會商會綜合黨委又專門印發通知,要求聯合黨委繼續發揮政治核心和資源平台作用,引導社會組織參與脱貧攻堅,黨組織的引領力、凝聚力進一步增強。

北京市中關村社團第七聯合黨委書記、北京科技農業產業誠信聯盟執行會長陳濤認為,聯合黨委積極引導和鼓勵社會組織、成員單位企業參與,有力推動了扶貧支援地區打贏脱貧攻堅戰。

北京市中關村社團第一聯合黨委動員所屬46家社會組織,以多種“黨建+”形式參與脱貧攻堅,黨委書記、中關村社會組織聯合會祕書長戴鍵表示:“通過黨建引領社會組織參與扶貧工作,更好地彙集凝聚了扶貧的力量和資源。”

結構性參與顯著促進了扶貧精準化

2018年7月,北京市社團辦(現更名為北京市社會組織管理中心)選出北京蘋果慈善基金會等10家市級社會組織作為支持型組織,承擔全市社會組織參與90個貧困縣級地區脱貧攻堅組織、協調、服務等輔助性工作,北京市協作者社會工作發展中心作為第三方對接10家支持型社會組織的溝通聯絡工作。在“1+10”社會化扶貧協作模式下,各社會組織發揮專長,結合扶貧受援地實際,因人因户因地因致貧原因精準施策,精準聚焦扶貧“最後一公里”;同時協助培育當地社會組織,逐漸打造一股“帶不走”的脱貧攻堅社會力量。

“1+10”社會化扶貧協作模式的產生,標誌着北京社會組織參與扶貧支援從以前的自發零散狀態變為整體結構性參與的局面,有序參與、精準扶貧自此成為北京社會組織扶貧的突出特色。            

今年,北京市陸續推進系列專項扶貧行動,進一步展示了社會組織結構性參與扶貧支援的力量。“築夢前行——首都社會組織集中捐資助學活動”,動員80多家社會組織籌集物資、服務等價值1400多萬元,資助河北張家口和內蒙古烏蘭察布等地的建檔立卡貧困學生;“邊疆萬里行——助力新疆掛牌督戰行動”,動員社會力量助力新疆和田地區墨玉縣、洛浦縣20個深度貧困村脱貧攻堅掛牌督戰工作,共有32家社會組織、1家民營企業參與,投入的378萬元幫扶資金和捐贈物資全部撥付到位;“攜手奔小康——首都社會組織產業、就業及消費扶貧活動”,動員引導全市社會組織幫扶湖北省解決滯銷農產品銷售和對口支援52個未摘帽縣;“京津冀社會組織跟黨走——助力脱貧攻堅行動”,把脱貧攻堅和京津冀協同發展兩項國家戰略加以統籌推進,全市1200餘家社會組織在河北受援地區開展脱貧攻堅項目約1700個,捐資捐物4.6億元。

探索建立阻斷返貧路徑的長效機制

2018年3月,北京光彩公益基金會在內蒙古自治區寧城縣一肯中鄉大窩鋪村確立了農業扶貧產業園建設項目。該項目以“合作社+當地政府資金扶持及公益捐贈+農户”的合作模式開展,讓所有參與者綁在一起,勁兒往一處使,兼顧了當下脱貧與後續發展兩方面的問題。2019年底,通過該項目的實施,大窩鋪村67户貧困户206人全部脱貧,貧困人口年人均增收1300元以上。    

“參與扶貧過程中,我們一直在思考如何更好地發揮社會組織專長,激發貧困羣眾內生動力的根本性問題。”北京光彩公益基金會理事長王華認為,解決扶貧工作“後三年”和“三年後”的問題,需要探索建立起扶貧開發的長效機制,讓所有參與方形成一個利益共同體,充分調動扶貧對象的積極性,變“一次性捐助”為“可持續傳遞”。

北京市2018年出台《關於廣泛動員社會組織參與脱貧攻堅和精準救助的指導意見》《北京市社會組織參與困難羣眾精準救助幫扶行動方案》,將脱貧攻堅與精準救助兩項工作通盤考慮、統籌謀劃,通過政府救助制度與社會組織扶貧參與相結合,為困難羣眾託底護航,努力阻斷返貧致貧路徑。

經過多年不懈努力,北京市扶貧支援各項工作走在了全國前列。據統計,2018年以來,參與脱貧攻堅的北京市區兩級社會組織近3000家,開展項目3500餘個,總計投入20餘億元。截至11月14日,已成功助力北京市扶貧支援的貧困縣全部摘帽。

“結構”迸發力量

北京市引導動員社會組織參與對口扶貧支援工作,成效顯著。北京的實踐,給人印象最深的是“結構”在集結社會力量精準扶貧中的作用。正是結構性的力量,讓社會組織能充分凝聚資源、整合力量,發揮出規模效應,勁兒往一處使,成功助力對口支援地區脱貧。     

“結構”力量來源於社會組織聯合黨委的政治凝聚。52家社會組織聯合黨委是按照行業、類別、領域組建的,每家聯合黨委覆蓋了50個左右行業性質相近的社會組織,讓這些社會組織從分散的狀態進入組合的狀態,彼此擰成一股繩,形成集團式結構,可以成建制地融入到決戰脱貧攻堅的對口扶貧支援工作中來,瞄準同一個目標發力。這樣的結構變化,是以黨建引領為保障的,“結構”的力量源於黨組織的政治號召和凝聚。

“結構”力量來源於“1+10”樞紐平台的專業凝聚。北京市精選出11家社會組織,作為協調和聯絡中心,負責全市社會組織參與脱貧攻堅的組織、協調、服務等輔助性工作。廣大社會組織結合自身優勢和特點,在同一個協調和聯絡中心周圍聚集,共同聚焦同類地區的同類扶貧項目,搭建起社會組織脱貧攻堅與政府行政體系有效對接、協調推進的專業化工作體系,在專業化旗幟下結構性凝聚了專業而精鋭的社會組織扶貧力量,更容易實現某一方向的扶貧成效突破。

2020年系列“專項行動”突出發揮了結構性凝聚力。北京市將脱貧攻堅工作與京津冀協同發展、疫情防控工作統籌結合,在捐資助學、助力新疆扶貧、產業、就業、消費扶貧等領域陸續推進五大專項扶貧行動,通過設置項目,動員引導相關領域社會組織積極參與,實際上是從黨委政府統籌和專業化資源集中兩個維度上進行的一次“結構”力量匯聚,充分展現出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和首都強大動員力的區位優勢。

在某一確定時空中,社會組織數量、規模是有限的,而根據一定規律把社會組織進行科學組合、編織,形成不同結構,就可能產生集團效應,迸發出巨大社會力量。這就是北京社會組織參與對口扶貧支援工作給我們的啓示。(伍 欣)


  • 微博推薦